无雨

总之,总结一下,我这个人就俩字:穷丑

捏了一个道长……
“小道名叫越秋霜,乃是武当山入门弟子。刚出山门遇到欠债弟子,不知如何是好,我是该送花以示亲近然后婉转地表达要债的想法……还是直接开口要债?”
越道长你还是赶紧麻溜的跑吧,咱刚出山,打不过人家……你只能送花以示亲近

捏的一个沧海萝莉……这个游戏现在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捏脸游戏hhh
还是比较……比较满意的吧。

感觉华山季玉师兄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,曾经的师兄弟一一下山,离开门派,而他却一直孤独地伫立在长风驿这颗大树之下。
他在望着华山的雪,他在望着师兄师弟们,也许他还想着他们会回来吧。
当玩家撞倒他的时候,他会说着“小心在华山迷路”,就算我们把他撞红了他也还呆在原地,他把剑拔出来了却没有像其他npc那样追着我们砍。
季玉,这个温润的名字,他是华山上的一抹温柔。一直一个人伫立在树下,在等着自己的同门回来吧。
最后,我把自己的华山停在了大树下,就站在他身边打颤,然后离开这个游戏,和季玉师兄一起望这终年不化的雪。
【真的希望官方能做一个奇遇,让季玉师兄能再见一次自己的师兄林孟,他一个人,很孤独】

占tag非常抱歉,能听我把这个剧本给你们讲完吗……
(华山的入门惊鸿套真的很好看啊,长发披散,少年感十足的小师弟,在寒风中瑟瑟发抖)
想写一个双华的故事,霹雳套师兄×惊鸿衫入门师弟。
刚入门的小师弟沉默寡言,不爱说话。 华山师兄师姐们都说华山这次运上来一块冰块,这位霹雳套师兄听闻华山新来了这么一位小师弟,甚觉有趣,便总是来叨扰小师弟,调笑他。 小师弟不合群的性格导致他和师兄们相处的很差,便总是差使他干苦活,他从没抱怨过一句,这使得师兄们更加变本加厉地指使他欺负他。有次霹雳师兄闲的没事来找小师弟,看见他被人踹进了雪堆里,他默不作声的又站了起来,继续扫雪,霹雳师兄见有同门欺负小师弟,拔出剑就往那群同门身上呼,结果被掌门训了一顿,罚他跪了一天,还让他运一个月的水,师兄很苦恼。 当天晚上他颤颤悠悠回房间的时候碰上了小师弟,小师弟手里拿着膏药,扶着他进了屋,给他膝盖上抹了抹,临走前还说了句对不起,师兄想:这师弟真不错,话少但还算是个好人。
从此霹雳师兄骚扰小师弟更加频繁了,每天都要去看他,有了师兄天天在师弟旁边晃,也没人敢欺负他了。
在他被罚着运水的一个月内,师弟都在和他一起运,每次都说对不起,弄的霹雳师兄心里十分不自在。
师弟表面像华山上冰冷僵硬的冰块,可心里却如软软的棉花一般,霹雳师兄见他时常去长风驿,手里还拿着馒头什么的东西,心里奇怪,跟了过去之后,才明白,那里有个无家可归的乞丐,师弟这是在施舍呢。 师兄想:小师弟还怪傻的,这么穷还要帮别人。
师兄越来越喜欢师弟,他总是看见小师弟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温柔,那双如水塘般平静的眸子似乎永远不会起波澜,可那水塘又是那么清澈明朗,让人想沉浸其中,甘愿被柔水淹没。他就是那个想溺死在温柔中的人。
他想让师弟将所有的温柔留给自己,想让自己成为师弟心中不一样的存在。他天天跟着师弟,与他对练剑法,一起扫雪干活,师弟没有下过逐客令,默许了他的行径,他心中欣喜不已,平时两人照面,师弟也会主动打招呼了,而对其他同门,甚至是掌门,他也是生疏沉默的,自己对于他来说果然不一样。
有次云飞卓令师弟上屋顶扫雪,霹雳师兄站在下面望着师弟,那身惊鸿衣衫简陋单薄,师弟被风吹的微微发抖,让他想起那天晚上来找他的师弟,也是有些颤抖的。 师弟站在屋顶正扫雪,眼前却突然有些模糊,周围场景也开始发黑,扫把从手中滑落,他随即晕倒在房顶上,霹雳师兄见他突然晕过去,赶紧一个轻功上了屋顶,将他抱了下来。
师弟躺在榻上,盖着有些厚度的被子,头发散乱,脸上泛着红,头上也出了汗,一个劲的喊冷,师兄有些慌,拿手去摸他的额头,可并不是发烧,有医者来了,探了探,只说开几副药就行了,对病情解释的含含糊糊,师兄也不想这些多余的,师弟卧床的几天,霹雳师兄几乎都在床前守着,有些师兄师姐们批评他:你小子剑都不练了?就为了个小师弟? 而霹雳师兄从不听他们的训斥,依旧守着小师弟。
因为小师弟的病,所以他让小师弟住在自己的屋子,晚上也看着他,可谓尽心尽力,贴心呵护。
晚上的小师弟很黏人,抓着师兄的胳膊,睡觉也不想松开,明明是个病人,师兄却怎么都挣脱不开,心里奇怪的很,只能由他抓着,和他在一个床上睡。夜里还会凑近他,往他怀里蹭,喊着“师兄,师兄”,他也不怕师弟让他染上病,反而很开心师弟这样,这样的师弟,比平时不多说话的师弟更讨人爱。
师弟卧床已经快二十天了,药都喝完了,却还不见好,一开始只是说冷,后来就喊着头疼,晚上抱着师兄疼的睡不着,师兄有些不安了,又去找那个医者,那人依旧含含糊糊的,师兄更觉奇怪,可每次都问不出什么,只是拿着药给师弟吃,依旧不见好转。
有一群人上了华山来,找了掌门,为首的人衣着华贵气度不凡,是个富贵才子,不知和掌门说了什么,当即奔到了霹雳师兄的房间,竟是要把师弟接走。师兄站在榻前,不让他们动手,有不耐烦上前的,都被师兄的剑气击退,那时师弟正在昏迷之中,说着胡话,同门师兄弟姐妹们赶到屋里,见小师弟这副模样可怜,全没有平日里的清高寡言,也帮着霹雳师兄阻挡这群人。
为首那人看着榻上的小师弟,笑着说了句:“弟弟,你这是怎么啦?这病又来了吗?”众人皆惊,霹雳师兄也愣了一下,掌门进来了,呵斥弟子们退下,让这群人接走小师弟,掌门见霹雳师兄还不走,大声斥责他,他只好依依不舍的又望了一眼小师弟,沉默地出去了。
那群人架着师弟,在众人的目光下将小师弟扶上了门外的马车,霹雳师兄追了出去,跟了一路,直至他们消失在风雪中。
掌门当天晚上将他叫到屋里对他说了一通话,他此后一两天都是恍惚的,再然后,他开始变了,不再悠闲了,每天都在刻苦练剑,学习华山剑法,和同门师弟比斗也不再留情,毫不谦让,出手狠辣,几乎剑剑致命,与华山剑法完全不同了,变得急躁冷酷,大家都说他成了华山上最不好相处的人。掌门看着他的变化,一开始还会说他两句,后来见他不听也不再说什么了。
那位寡言的小师弟,此后再也没听过他的消息,有些同门的师姐妹们听说霹雳师兄和他关系好,试图从他这里得到一些消息,可只要一提到小师弟,霹雳师兄脸色就会立马黑下来,凶神恶煞的,下一刻好像就会拔剑杀人,也没人敢问了。
小师弟的那些温柔,大概只有霹雳师兄见过了吧。
(没想好,应该还有后续,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写出来了)






感觉华山小哥哥都炒鸡温柔炒鸡好的!!
我记得我和这个华山小哥哥相遇是在中原吧,那时候我沉迷放风筝,称号都是“一起来放风筝嘛”
然后这个小哥哥从马上下来,和我一起放起了风筝,我就这么和他聊上啦,之后我就跟着他浪了一两天!我老是叫他“哥哥”他也就顺着我叫我“妹妹”!我觉得他特别好!!就算他有些皮,害我被误杀我也喜欢他!!
昨天他问我:“还记得我们怎么遇见的吗?”
我说“记得,在中原,我说要放风筝”
他说“我那时候看你一个人,很孤独”
然后呢?我的眼泪就下来了…………这个小哥哥呀,是第一个因为我看起来孤独和我做朋友的人……
我确实觉得孤独,因为我只是个5300的废物奶妈,我曾经的那个最好的朋友退游了,我天天游戏里乱逛,加了好友也只是我一个人逼叨,聊不来……
“一起来放风筝嘛”我在心里也希望看到这个称号的人能拿出风筝,陪我放一下,放风筝真的很好玩啊!!
花朝节许愿:嗯,不再孤独,有一群不在乎我修为的朋友们!

很好,发现了发财的新办法。跟谷师姐商量商量,看看能不能在龙渊旁边竖个广告牌,洗一次头收个几两银子什么的(画重点:武当双倍!)
很快,我们华山上下都能穿上布料绝佳的校服了!很快!我们华山就能把钱扔武当脸上说句“老子还钱来了”!这一切都不远了!!

Siri:

龙渊洗头了解一下

千里赴会成一诺,泰山五岳倒为倾,剑斩世间不平事,浮云深处藏功名。
原来越觉得华山正气满满了,华山七剑好悲壮的感觉。华山,穷的一身正气,清清白白,就算穷又如何?侠义豪杰四字,华山弟子当得起。

我有个武当好友,加了好友后他就向我要钱🙃
没错我是华山。
由于看武当经常为了讨债不远万里来到华山并且差点冻死在山上,所以我就乐于助人了😂
原曲是《雪姨敲门曲-你有本事抢男人》,我不知道用不用找原曲授权……如果用的话,我这样改歌词就不对了,我可以道歉并删掉!希望有好心人能告诉我,谢谢了!

看着大大的图,我想起了某个道友的精辟总结:
情人眼里出新东方,情人眼里出王羲之!!
小镜王眼中的世界总是与我不同呢23333
大大画的花怜和小镜王都很可爱的!!!

PPid:

百无聊赖等更新的脑洞
关于秀秀提过的吃下怜怜的食物百分百三界最强

p1花花视角谢怜煮饭,p2戚容视角,p3三界最强争霸现场,我们跑得最快的记者风师大人对冠军进行了独家专访

(虽然很明显冠军不愿意在没有谢怜的地方露出真诚的微笑,一直表现的很阴郁)

本图由风骚城主在线题字,不准嫌弃